您当前位置: 首页> 资讯> 不想当Rapper的Economist不是好Bitcoiner

热门标签

热门动态

不想当Rapper的Economist不是好Bitcoiner

作者:链大全 日期:2018-09-30 15:16:00


摘要:熊越在自己的歌里唱道:“我是个资本家,money money money making”。

 
经济学家熊彼特有一个非常著名的三大人生目标:成为伟大经济学家、大情人和技艺高超的骑士。

一百年后,币圈人称“熊二”的币信COO熊越在朋友圈里分享了一条和朋友的聊天记录:

“我人生三大目标:当一个好的Austro-Libertarian领袖;当一个好的Bitcoiner;当一个好的Rapper。”

Austro-Libertarian(奥派自由主义者)是自由主义者中的一大主流派别,他们崇尚自由市场,构成了比特币信徒的中坚力量。

根据CoinDesk的一份报告,比特币的死忠用户里有37%是自由主义者。
 
“第一个和第二个已经差不多完成了,第三个只是时间问题,如果人生还要不断挑战的话,我想去当个好的投资人。在奥派的视角下,这可能是全世界最强大的生物。”他补充道。
 

两个月后,他在自己的歌里唱道:“我是个资本家,money money money making”。

01
从布道者到从业者
从理想主义者到现实的理想主义者

七岁那年,熊越随家人从重庆最偏远的山区搬到市里,从一个简单得近乎停滞的世界到了一个复杂、精细、千变万化的世界。

从那时起,他就一直很好奇社会是如何运转的。对城里长大的孩子来说,一切似乎都是顺理成章的。但对熊越来说,这个世界有太多令人不解的东西。
 
这份好奇在多年后把他引向了经济学。在熊越看来,经济学就是一幅眼镜,能让人更清晰地看世界。

他在经济学的学习道路上越走越远,随着时间的推移,渐渐从一个票友变成了国内奥派的主要推动者之一。

他成了著名奥派经济学家德索托教授的弟子,全球自由主义者眼中的中国代言人。全球最著名的奥派研究机构米塞斯研究院称他为“真正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者”。

一个好的Austro-Libertarian领袖,应该算是达标了。

“国内2012年之后出版的奥派著作,一半以上跟我有关。不是我翻译的,就是我策划、校对或者编辑的。”说到自己擅长的领域,他神情激动、充满自信。
 
机缘巧合之下,熊越踏入币圈,成为了中国最早的一批布道者之一。

熊越有个兄弟叫Mikko,他是个非常厉害的青年经济学者。在烤猫失踪之前,Mikko帮烤猫管理着1000万的资产,这在当时的币圈是非常大的一笔钱。

Mikko后来在《华尔街见闻》担任高管,他也是《华尔街见闻》旗下的区块链媒体小葱的创始人。
 
熊越当时正和Mikko一起创办巴别塔自由主义研究社,在创办那天的聚会上,Mikko提到他最近回报最高的一笔投资是比特币。

Mikko这么一说,熊越一回家就搜索哪里可以买比特币。他找到了比特币中国,按照要求把钱打给了杨林科,在63元的价格买了第一笔比特币,那天是2012年8月12日。
 
“比特币和我的理念不谋而合,我几乎在第一时间就理解并接受了比特币。”从那天起,熊越就一直在微博上宣传和捍卫比特币。

那时候在网上有点名气又懂比特币的人屈指可数,熊越顺理成章地成了第一代比特币布道者和意见领袖。

当时网上都在说比特币什么也干不了,熊越却花了一个多比特币从另一位早期布道者“货币之王比特币”那里买了带比特币Logo的T恤——质量最烂的那种——现在大概价值七八万。
 
比特币太性感了!熊越总结它有几个非常了不起的地方:

第一,它首次实现了在不需要第三方认证的情况下依靠互联网传输价值,在此之前我们只能用互联网来传递信息。
第二,经济学家一直明白,ZF控制货币会有很多弊端,比如通货膨胀。但这个问题一直无解,而比特币的出现让我看到了希望。
第三,比特币首次让私有财产真正变成了不可剥夺的东西,只要你不交出私钥,你的比特币就永远属于你。
 
这些东西现在被视为币圈入门常识,但在2012年,只有那几个人理解并向大众传播。

2014年,熊越还组织翻译了一套《货币背后的秘密》的纪录片,获得了几十万的阅读量。

参与翻译的人还包括现在的Mixin COO薄荷、Neutrino 创始人王奇君和Maker Dao中国负责人潘超。
 
2015年,在西班牙拿到经济学硕士学位的熊越回国加入了还没改名币信的HaoBTC,身份从布道者变成了从业者。

“实际上我早就在HaoBTC的前身OpenBlock兼职了,后来又和吴钢一起创办了币科技并担任COO,所以全职加入HaoBTC也算是水到渠成。”熊越补充道。
 
币圈后来发生了很多大事,熊越基本上都在风口浪尖。

比特币闹分叉那阵子,天天都有人问熊越,币信支持哪边,当时币信拥有全球总算力的8%。

紧接着就是九四,熊越作为代表参加了会议。整个会场气氛非常压抑、紧张,大家都不知道出路在哪里,许多参会代表借着上厕所的机会在卫生间里把自己的币卖掉了。

在一天抵一年的币圈摔打多年,熊越从一个简单的热血理想青年变成了一个成熟的企业家。
 
“以前我是个理想主义者,现在我是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。”熊越说。

他相信比特币有光明的未来,不过对他来说,任何时候最重要的都是保证团队活到那一天。

02
三流Rapper TCG Yinyang
 
TCG Yinyang是熊越作为一个地下Rapper的艺名。

TCG是太极帮Tai Chi Gang的缩写,这是他和他表弟给未来的厂牌取的名字。阴阳代表着冲突、调和和一个亦正亦邪的分身。

“熊越肯定是好人,是非常正面的,我只能创造一个不那么善良的分身TCG Yinyang来发泄负面情绪。”
 
熊越并不是在去年《中国有嘻哈》大火之后才爱上Hiphop的,相反,他是一个资深嘻哈老炮,用Hiphop的术语来说叫做O.G。

他从2001年读高中的时候开始接触Hiphop,从热狗听到Eminem,再到Dr. Dre,Snoop Dogg, Jay-Z,Nas,Tupac,Biggie等传奇Rapper,到现在一天都没停过。
 
读大学的时候熊越省下生活费买了一百多张打口碟,下载了30G的mp3,把80年代开始的经典说唱专辑听了个遍。
 
《中国有嘻哈》的出现让熊越突然意识到,国内的说唱已经发展得相当成熟,Gai的夺冠更是激发了他的创作欲望。

熊越听了十多年说唱,从来没有想到用重庆话rap可以做出一种全新的流派。

于是,他开始练习和创作,并化身TCG Yinyang在一年的时间里发表了6首单曲,风格主要是方言Trap,制作班底都是国内顶级高手。

虽然一开始的作品还略显生涩,但一首比一首进步,到了和衣湿乐队主唱兽医合作的第六首时,完成度已经比较高了。

TCG Yinyang表示,“之前的都是渣渣,我现在更牛逼了,下一首里flow会更好。”
 
熊越认为,他喜欢的比特币、说唱和奥地利学派经济学之间有很多共通之处,都崇尚竞争、自由、真实,以及企业家精神。
 
币圈中的Hiphop狂热粉丝不止一个。

雷臻就把自己的交易所取名为Bibox,这个词来自Hiphop术语beatbox,意思是用嘴模仿乐器去演奏。

Bibox刚成立不久,雷臻就给Bibox拍了一首Hiphop风格的广告mv。TCG Yinyang友情参与了拍摄并帮唱了四句。在mv里,两人身穿夸张的西装,摇头晃脑,派头十足。

币圈媒体区块律动BlockBeats的名字也来自Hiphop,Beat即伴奏,创始人王帅同样是嘻哈文化的追随者。
 
熊越建了一个群,把币圈的Hiphop爱好者聚在一起讨论音乐。对于想自己创作的群友,熊越都会跟他们分享自己的知识。

群里的活跃分子还有Scratch_P,南京传奇说唱团体D-Evil的成员,他现在的身份是一个项目方的CEO。

熊越说,“我们群接下来还有一个了得资本的妹子会出歌,等着吧,币圈刘柏辛来了。”
 
熊越认为, Hiphop塑造了他坚强的性格,因为Hiphop文化教人要做“tough guy”。

另外,从一个英语学渣到学术翻译家,对他帮助最大的就是那100张打口碟和30G mp3。

熊越觉得自己还不是一个好的Rapper,他说,“现在顶多算三流Rapper。”

03
钱包行业互补大过竞争
 
作为行业里历史最悠久、存币量最大的钱包之一币信的COO在被问到如何看待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时,熊越的回答出乎意料:我并不认为钱包行业目前存在很激烈的竞争,我也并没有把其他钱包当做币信的假想敌或者竞争对手。
 
难怪他会提出“苦逼钱包兄弟会”的概念,并在微博上和其他钱包团队频繁互动。
 
他接着解释了他的钱包代际理论:

每个钱包产品都必须选择一种具体的产品形态,选择自己要做的是一个onchain的钱包还是offchain的钱包,冷钱包还是热钱包,网页端的钱包还是手机端的钱包,必须去做取舍。

相应地,你的钱包就只会最适合某一种公链。你的技术、产品、运营和市场都会只和这一种链的特性最匹配。这和交易所不一样,交易所对所有币种都是同等适合的,但钱包只能最适合一种链
 
熊越认为,“币信和比特派就算支持了多种主网币,还是逃不掉比特币钱包的标签。同理,imToken就算在2.0支持了EOS,还是会被看成一个以太坊钱包。”

所以对钱包而言,最重要的是在自己最适合的领域把功能做到极致,去占住某一块细分市场。
 
因此,在熊越看来,整个行业需要各种形态的钱包来互补。偏向比特币的offchain钱包币信,和偏向比特币的onchain钱包比特派,以及偏向以太坊的onchain钱包imToken之间,其实是互补而不是竞争关系。

熊越表示,“我从来不相信区块链行业只需要一个币信。老实说,我很庆幸onchain钱包的领头羊是我的老朋友比特派和imToken,而不是我不认识的公司。
 
目前钱包行业真正的竞争是局部性的,主要是EOS的onchain钱包。很多团队看好EOS,就冲进了这个战场。

然后就有了好几个本质上几乎一模一样的钱包产品:首页显示资产,可以去投票,然后有一个发现页可以去玩各种DApp。”

他认为,“这些产品中间最后只会留下一个,成为EOS社区的首选。目前已经有人领先了,但战局还没有定。”
 
他说,“在比特币和以太坊时代,钱包基本上只有保管资产的功能。对普通用户而言,钱包不是必需品,把比特币、以太币和各种token存在交易所里和存在钱包里面没有多大区别。

如果EOS时代真的到来,用户要投票、买卖RAM,玩各种DApp,或者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交易,钱包才会成为必需品,这个时候钱包才真正成为了一个入口。
 
至于offchain钱包这个领域,熊越坦承,“很难有团队对币信构成真正的威胁。我们的存币量很大,而且从来没有因为新钱包产品的问世而减少过。

并且,虽然offchain钱包有很多优点,但在初期很难做起来。币信因为一些历史的机缘牢牢地卡住了这个位置,这样的成功很难再复制。币信也很珍惜这样的机会,一直在深耕钱包产品。”
 
最后,熊越表示,“从OpenBlock到HaoBTC,我们一直在做钱包。现在币信的核心业务依旧是钱包,未来仍然会专注于做最安全、最好用的钱包。”
 
一个好的Bitcoiner也无疑了。